<optgroup id="m6iao"></optgroup>
<code id="m6iao"></code>
<sup id="m6iao"></sup><optgroup id="m6iao"></optgroup>
<code id="m6iao"><small id="m6iao"></small></code>
<center id="m6iao"></center>
<tt id="m6iao"><object id="m6iao"></object></tt>
<optgroup id="m6iao"></optgroup>
哇,繁体! | 网站帮助
飞速中文网 > 女频言情 > 重生农女好种田 > 重生农女好种田最新章节列表

第555章 倒霉的玻璃

加入收藏】【添加书签】【返回书页

分享到:

桃子眨眨眼。

蹲在地上,扯下小小的手掌上带着的首套。

伸出白嫩的?#31181;?#24448;雪人身上戳去。

一戳一个小洞洞。

嘴角露出欢快的笑声。

笑的控制不住,口水顺着嘴角往下滴落。

玻璃没有等到桃子的回应,脸?#20185;?#36807;失望,瞧见桃子嘴角的口水,伸出手帕给桃子擦拭一下。

随即抬头?#25139;?#19968;眼天色,往柴房走去。

宁宴慢悠悠走到桃子身边。

穿着大红色小夹袄的桃?#28216;?#21040;宁宴身上的气味,抬眼看见宁宴,伸开双手:“报,抱抱桃子。”

小桃子脸上是灿烂的笑。

眼神纯净的就跟春日的水一样。

这样的孩子呀!

宁宴心里一软,就把桃子抱了起来。

桃子的小脑袋往宁宴胸前噌了几下。

“桃子,要,要觉觉!”

说完还伸出小手,打了一个呵欠。

宁宴心软的一塌糊涂,这是谁家的女儿呀,长得就跟一团豆包一样,软乎乎的。

脸蛋嫩的就跟上好的凝脂一样。

伸手将桃子横着抱起来。

并且……

轻轻的摇晃起来,没一会儿,小桃子就睡着了。

还传出来轻轻的打鼾声。

将小桃子放在床榻上,宁宴看向是这边的奶嬷嬷。

用眼神示意奶嬷嬷,跟着走出来。

关上门。

宁宴问道:“玻璃是每日都过来吗?”

“玻璃姑娘,经常过来的,先前会给小公子小小姐送一些奶制品,小块的奶?#25671;?#26041;糖,之后再过来会跟小小姐一起玩,玻璃姑娘很有耐心的,玩土的时候也不会嫌脏,堆雪人这么冷,玻璃姑娘一个人就完?#38378;恕!?/p>

“玻璃姑娘什么都好,就是太?#20013;模?#21367;毛恁大的一条狗,都被弄丢了,说起来也怪异,这卷毛这么凶悍,竟然会被人不声不响的弄走,玻璃姑娘也是倒霉。”

“这样吗?”宁宴脸上的表情一点儿的变化都没有,期待的看着奶嬷嬷。

想要听奶嬷嬷继续说下去。

奶嬷嬷被宁宴这么看着,诉说的**更强盛了。

“玻璃姑娘其实也挺冤枉的,不过做错事儿了就得浮出代价,夫人您是打算?#22836;?#19968;下玻璃,还是真的就不在继续用下去了?”

“玻璃这个人给你们的感觉还挺好的呀?”

“可不是,玻璃姑娘好相处的很,不像珍珠一样,老想着?#36947;粒?#29627;璃会帮着我们这些下人做事,还会给我们从外面带进来一些绢花了布匹了。”

?#21834;?/p>

宁宴没说话。

觉得玻璃很会做人。

但是……

太会做人了。

所谋不小啊!

“好好伺候桃子跟团子,吃的用的别假于他人之手,记住你们的本分,若是觉得玻璃可以当好奶嬷嬷,那你们就回家吧,我把玻璃调过来,听你这么一说,我也觉得玻璃很好用。”

宁宴话落,奶嬷嬷脸色一白。

心里突?#27426;?#20102;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

甚至开始怀疑,玻璃是不是瞧着她这边儿给的月钱比较高,想要抢她的活了。

宁宴从小院离开。

轻轻笑了一声。

下人们相处的和?#24120;?#22905;竟然还得防备着。

若是她现在是个丫鬟,大概也喜欢和谐融洽的环?#24120;?#20294;是现在做出来的事儿,都快变质成挑拨离间了。

屁股决定脑袋,职位不同,所思所想?#19981;?#19981;同。

这句话果然是有道理的。

让玻璃照顾孩子,宁宴是不放心的。

奶嬷嬷拿着?#27424;?#38065;,就得把该做的事儿给做了。

宁宴走到厨房。

热气熏熏,在厨房里根本就不用穿的太厚,不过,厨房这地方里面的调料很多,花椒粉,胡椒面,孜然粉还有辣子?#31895;?#40635;汁等等。

调配菜品的时候,各种香味就窜了出来。

宁宴刚进去还有些不适应。

果然……

富裕的生活把人给腐?#25139;恕?/p>

之前的时候,她每日都在灶房里做菜,也没有觉得油烟味多么呛人。

“?#21046;?#23376;呢?”

?#21543;?#32440;去了。”武婆子回应一句,又开始拿着手里的勺子翻了起来。

至于戴婆子,给武婆子打着下手,瞧着两人的相处,似乎是很不错的样子。

宁宴走出厨房,院落里还是炒肉的味道。

贾嬷嬷烧纸去了,给谁烧呢?

宁宴忽然觉得,对于?#21046;?#23376;她知道的太少了。

不过,似乎也不不需要知道的太多。

有一种人,只要知道她不会伤害你,其余的事情都很无所谓。

推开?#21046;?#23376;房间的门,里面燃着的香熏熏的,走进去看见手里拿着一张帕子的贾嬷嬷,贾嬷嬷眼睛有些红。

似乎是哭过的样子。

“逝者已矣,生者如斯,还是放宽心的好。”

“大娘子?#25139;耍俊?#23425;宴宁宴的话,?#21046;?#23376;拿着手帕,在眼角擦拭一番,看向宁宴。

嘴角勾出一抹笑。

苍白的很……

“嗯,过来想询?#24066;?#20107;情。”

“直接让鸳鸯招呼老奴过去就?#38378;耍?#24590;么还亲自往这边走上一趟。”

“出来走走,活动一下筋骨,整日在房间闷着也不舒坦!”

“说的也是,生命在于运动,大娘子想要知道什么?”?#21046;?#23376;脸上的疲倦消失,苍白落寞的样子,就跟幻觉一样。

“玻璃跟戴婆子在府里可还好?她们似乎很好的样子?”

“玻璃认了戴婆子当干娘,这事儿只有厨房的人知道,所以,亲近了几分。”

?#21046;?#23376;从善如流。

说完眼皮子上?#29627;骸?#29627;璃跟戴婆子有问题?”

“没有问题,似乎很完美的样子。”

很完美本来就是一个破绽。

?#21046;?#23376;来历不?#29627;?#20063;曾身居高位,所以立马知道宁宴的意思,顿了顿说道:“?#19968;?#27880;意一下的。”

“那就辛苦您了。”

“当不起的。”

您……是长辈的意思。

被宁宴尊重,?#21046;?#23376;的心里是非常的舒服的,她的身份注定了见不?#38665;猓?#21482;能在角落里求生。

卖身为奴,说到底是极为沧桑的。

换成任何一个人,都不会?#22534;?#27531;喘。

这样的情况下还能活下去的,心理无疑是很?#30475;?#30340;。

“当的起的。”宁宴话落,不容置喙。

?#21046;?#23376;在宁宴心里比徐氏更当得起长辈。

从?#21046;?#23376;身上受益良多。

?#21046;?#23376;摇摇头,宁宴的这番行为让她的压力有些大。

日后啊,还得多操心一些才是。

宁宴坐在房间里跟?#21046;?#23376;说了一会儿话,准备离开的时候,?#21046;?#23376;突然说道:“你娘那个人……”

?#21834;?#23425;宴回头。

?#21046;?#23376;说道:“你也别怪她,自小生活的环境养成的三观,到了这个年龄了,基本已经定型了,想要改正很难的,语气说她是一个不合格的娘,倒不如说生活的磨难给与她太多?#32431;唷!?/p>

?#21834;?#23425;宴笑了笑。

徐?#20808;?#20309;,她是不会评价的,真正的原主早就已经香消玉殒了。

她么,后世来的灵魂,跟原主家人之间的拉扯早就结束了

宁宴脸上的笑太过于恬淡了。

以至于?#21046;?#23376;还有些震惊,这种类似于全部放下松懈,她从没有见过。

血脉之间的关系,可不是这么容易就断开的。

但是,在宁宴身上,她完全的感受不到血脉累?#28014;?/p>

一个?#35828;?#24213;心胸如何开阔,才能将这些事情给放下。

?#21046;?#23376;看?#27426;?/p>

宁宴没有为难?#21046;?#23376;,把徐氏的住址告诉了?#21046;?#23376;,就前院走去。

继续算账。

蝶儿?#21507;?#23545;于宁宴来说应该是个好事,最起码,陆?#25103;?#20154;忙了起来,一时半会的不会有阴?#23567;?/p>

安稳的过了几日。

朱雀大街上的铺面已经装潢好了,邓掌柜亲自给宁宴发了一张请帖。

宁宴翻开请帖,随意瞧了两眼。

“你看着办就好。”

说完将请帖放在一遍。

邓掌柜更佩服宁宴了。

这种宠辱不惊的样子,可不是谁都有的。

店铺重新装潢,着实花了不少精力还有金钱,夫人竟然连去看一眼的心情都没?#23567;?/p>

邓掌柜觉得自己肩膀上的担子有些重了。

口嫌体直是什么意思,宁宴的一番行为,阐述的淋漓尽致。

朱雀大街崭新的铺面开张的一日,宁宴带着鸳鸯走出了府邸,站在姓宁铺面对过的人群里。

瞧着邓掌柜如同新婚的小郎君一样眉眼冒着喜气的傻样。

啧啧一声:“这邓掌柜,当年成亲的时候似乎也没有这么的激动过。”

“可不是么,能一样吗,邓掌柜前前后后娶妻去了三次,现在布庄整改,却是头一次,不激动才怪。”

站在宁宴旁侧的一个脸生的人愤愤一声。

宁宴瞧了一眼……

往后退了几步。

没有跟这人继续攀谈,听着这人愤愤不平的话,宁宴就可以猜到一些原因,想来这人跟?#26031;?#20107;是有些?#27426;?#30340;。

燃放鞭炮,剪?#27809;?#21160;,铜钱洋洒几个程序走过去之后,铺满的大门就被推开了。

明明是个布庄,但是里面的装潢却是十分的高雅。

还有不小的茶水厅。

除了这些还有袅袅的香烟从香炉里熏熏飘扬,悠扬的琴声在耳边回荡。

可以说,格调非常高了。

宁宴对邓掌柜的执?#24515;?#21147;还是很佩服的,最起码在她说的情况下改进了很多。

在布庄里呆了一会儿,宁宴就走了出来。

全程都没有跟邓掌柜接触。

“大娘子,咱们去哪儿呀!”

站在街上,闻着?#32321;?#25674;子?#20185;?#21457;的炒栗子香味儿。

鸳鸯使劲儿吸了吸鼻子。

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www.95242837.com

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feizw.com
甘肃十一选五公式
<optgroup id="m6iao"></optgroup>
<code id="m6iao"></code>
<sup id="m6iao"></sup><optgroup id="m6iao"></optgroup>
<code id="m6iao"><small id="m6iao"></small></code>
<center id="m6iao"></center>
<tt id="m6iao"><object id="m6iao"></object></tt>
<optgroup id="m6iao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m6iao"></optgroup>
<code id="m6iao"></code>
<sup id="m6iao"></sup><optgroup id="m6iao"></optgroup>
<code id="m6iao"><small id="m6iao"></small></code>
<center id="m6iao"></center>
<tt id="m6iao"><object id="m6iao"></object></tt>
<optgroup id="m6iao"></optgroup>